米國的住宿簡單分成兩類:大樓(apartment) 或是獨棟樓房 (house). 我在這裡的前兩年住的是大樓,目前則是住在獨棟樓房裡面。

先說說我之前住的大樓。其實我很喜歡之前住的那棟大樓,它的地理位置很不錯:走二十五分鐘可以到學校,二十分鐘可以到一條好逛的街,十五分鐘可以到超市和教堂,校車會停在家門口,到公車站牌走路也只要一分鐘。硬體設備來說,房間狀況很好(因為只要有人退租整間會重新整理得跟新的一樣),大樓附設有健身房和小型游泳池,還有一間托兒所,早年門口還開了一家便利商店(後來經營不善就倒店了),基本上可說是五臟俱全。撇開大樓管理員是個超會假笑的女人,水電工看起來像是電鋸殺人魔(他們兩個還是夫妻),掃地的歐巴桑永遠都在臭臉之外(我唯一一次看到她笑是因為郵差先生拿大型包裹不小心打到我的頭),整棟樓的管理還有保全都做得相當不錯。

這麼一個美好的地方只有兩個缺點:冷氣和暖氣都要加在電費裡面(中央空調),要是每天都開八小時的話,一個月大概可以收到兩三百的帳單,開銷不可謂不大。夏天忍一忍是還好,吹吹電風扇撐個兩三個月秋天就來了,但冬天大概從十月一路冷到六月(所以基本上春天和秋天都只有三星期左右,超短),通常為了省錢只能很苦的開小型的電暖器外加厚厚的冬衣在房間裡生活。另一個缺點是雖然大樓定期有在除蟲,蟲的確是少見,不過有老鼠出沒。每天晚上大約十二點開始,就可以聽到老鼠細細碎碎的腳步聲在隔間的縫隙裡走動(米國都是木板隔間比較多,所以是空心的)。我的床靠牆壁,半夜時常被老鼠散步的聲音給驚醒,有時候覺得很吵拍拍牆壁,牠們會安靜個五秒然後又開始唏唏囌囌起來,久而久之我也就認命的當作沒聽到。

大樓裡有老鼠出沒這件事情嚇到了我不少的女性朋友,大家都覺得我怎麼會敢跟老鼠睡一起(應該是說牠們怎麼敢睡在我隔壁吧?!),紛紛叫我趕快搬家。後來我就搬到了現在的這棟 house,倒不是因為真的怕老鼠(高雄也很多啊有啥好怕的),而是我之前的室友搬走了,現任的室友又很想要住在這個區域(這裡算是個小型商業區),所以我就很隨和的搬過來了。

 

我還記得第一次來看房子是個風光明媚的午後,房東同時約了所有有興趣的人一起看房子,讓我和我的室友大為緊張。在那之前我們已經看了快兩星期的房子,就是沒有一間完完全全滿意的。有的房子距離公車站牌太遠,冬天撘公車會變成苦差事;有的要爬兩層室外樓梯到山坡上,下雪結冰的時候會很容易滑倒;有的房間大小不均,小間房間只能塞進一張單人床就什麼也放不下;有的格局設計有問題,進出浴室不是得穿過大門就是得穿過另一個人的房間;有的地下室陰暗塞滿雜物又長蜘蛛網,入口還是兩扇厚重位於地表的門,一旦從外面被關起來後就走不出去;還有的金額太高,或是住家附近一片荒蕪,活像個廢棄屋似的。所以當我們第一眼看到這間房子的時候,好感度直接破表。除了格局沒問題,房東看起來人也很好之外,午後的陽光斜斜灑進房間的姿態超級迷人。

待租的房間有兩層,我和我室友當下就決定不管是哪層都好,怎樣都要搬進來。於是我們在房東跟前裝得笑容可掬,暗地裡打量其他競爭對手,回家後還不忘諂媚的寫信給他說這房子超好,我們超愛,希望能夠有這個榮幸來照顧這棟房子。想必是我們戲演得不錯,房東也很夠義氣的隔天就通知我們拿到了二樓(打敗了四組其他人馬哩!應徵工作要是有這麼好狗運就好了~),並且約我們馬上簽約。神奇的是,簽完約的隔天我就完全忘記那房子長什麼樣子...事後回想起來,我只能說房東真的很聰明打這種人海戰術,我就是那種只要聽到限量就一定會搶著買的瘋狂阿桑啊!這棋下得可真妙啊(淚)。

第二次看到這棟房子,就是搬家來的那天。說真的當車子停在房子前面的時候,我還真是一點印象也沒有,等到上了二樓,還大大的嚇了一跳,總覺得好像走錯房間。此回細看之下,房間不僅沒有重新粉刷,牆壁天花板都有大大條的細縫沒補好,以及隨處可見蜘蛛網,讓我整個人心涼了一半。房東很歹勢的跟我們說因為前一組人馬兩天前才搬走,所以他還來不及整理好,僅匆匆的把我房間和浴室重新粉刷好,九月的時候他會回來把客廳飯廳給補上。看他一片和善又真誠的樣子,我們也好心的跟他說可以等他有空再說,不過:艾瑞克先生,九月剩一個星期,啊哩兮滴逗?!!!

不過我和我室友都是隨遇而安的少女,所以住得還算蠻高興的。我前室友還跟我說:"那你現在等於是住在信義區的周邊耶,想逛街或辦事情都超方便的呀!"(當然她忘記宅女是不逛街的,住哪裡都一樣),我也曾經好傻好天真的以為這真是此地最後一個樂土,一直到我永遠也忘不了的那一天...

 

那是搬來這裡的第二個星期的某天夜晚,夏日涼風徐徐吹入我房內,外面唧唧作響的蟲鳴好似交響樂(就是說太吵的意思),當我正懶洋洋趴在床上(每天都這樣沒辦法)修改論文之時,我突然聽到了一個詭異的聲音,

 

啪啪啪啪碰,啪啪啪啪碰,啪啪啪啪碰...

 

我馬上就判定這是昆蟲揮動翅膀的聲音,可是那聲"碰"又是在幹嘛?況且我瞥了一眼紗窗都關得好好的,當下心想大概是外面有蟲正在對我的窗戶作自殺攻擊,就不以為意的繼續工作。聲音停止了五分鐘之後,又突然響起兩個不同速度的

 

啪啪啪啪碰,啪啪啪啪碰,啪啪啪啪碰...

      啪啪啪啪碰,啪啪啪啪碰,啪啪啪啪碰...(對,差兩拍)


這時我內心就警鈴大作了起來。原因無它,這聲音也太大聲了吧,簡直就像是在...

 

 

林北頭上飛?!

 

 

當我用眼角餘光確認天花板有兩隻不明飛行物在那邊盤旋後,我馬上直奔我室友房間哭天搶地~

 

 

拎涼咧,什麼信義區週邊,這根本就是住在士林官邸的樹林裡啊!掯!

 

 

我還真不敢相信運氣會這麼背耶!基本上我找房子只有兩個絕對不通容的條件,其一是不能有阿飄,其二就是不能有昆蟲而已啊~~~~~

那現在那兩隻在天花板上飛的到底是啥小,又是從哪裡進來的???

 

偷偷在門邊研究了一番後,我發現大隻的是類似十塊硬幣大小的樁象類昆蟲,另一隻是紅體黃點的小瓢蟲。它們就在天花板飛一飛之後又停下來爬一爬,那個"碰"的一聲其實是它們想要找出路結果撞到天花板的聲音。雖然我室友覺得它們很可憐,啊是可憐個屁?!得罪了方丈還想走自己要飛進來我房間然後又想要出去,卡好蔥油派咧,我房間是有在給人家觀光的嗎?

後來花了大概快一小時才把兩位迷途的遊客送到門外(室友不喜好殺生,我是根本連看到就要吐了,整個交給她去搏感情),我隔天就去買了一罐10公升的殺蟲液整棟屋子噴透透(連門外的草叢都沒有放過)。不知道是殺蟲液太弱還是怎樣,才隔一個晚上,門口的蜘蛛又結了一張更大的網,蟲鳴聲還越來越大(所以是買到了昆蟲補品嗎?)。過沒三天,那個該死的啪啪啪啪碰聲音又再度出現,光聽聲音我也知道大概又是樁象飛進來在那邊鬼打牆。費了一番苦心送走它之後,我又在房間裡面噴了一圈的殺蟲液,一邊苦思到底蟲是哪裡進來的,可是依然沒有任何結論...

 

又過了三個星期,期間已經有七隻樁象,三隻瓢蟲,一隻特大號蚊子(就是十元硬幣大的蚊子),蜜蜂屍體(我現在依然無法理解它是進來等死還是發生了什麼事情),以及其他細細小小的昆蟲出沒。此時我的精神已經快要崩潰,有點想要去把外面所有的樹都砍了一把火燒光然後買八個電蚊燈放在房間裡(我還有考慮買一隻喇牙放房間,反正我不怕蜘蛛),或是乾脆去找專業的防蟲大隊來家裡好好檢查一番。我室友其實也是一頭霧水,她說她房間怎麼都沒有這些蟲(事實上是有的,因為她不怕所以也不在乎),那到底是哪裡有破洞跑進來的?

突然我靈光一現,把百業窗徹底的拉開一看...

 

 

拎涼咧~上面的窗戶根本沒關好,大概有五公分大的空隙在那邊,瘦一點的鳥都可以飛進來了,何況是蟲!

 

 

至此真相大白,前房客想必也是個很能融入大自然的男子,所以沒有想要把窗戶給關緊,然後我這傻蛋又後知後覺,心裡一個勁的以為紗窗關好就好,壓根兒也沒想過問題居然出在窗戶上...這根本就不是密室啊~~~(倒地)

 

會寫這篇文章主要是因為暌違了兩星期,樁象今晚又在那邊啪啪啪啪碰了。

原來我房間的窗戶每兩星期會脫窗一次,這次只有開一公分樁象就跑進來了,實在是防不勝防。我真的可以理解昆蟲們想要換個環境新鮮新鮮的心態,那可以麻煩各位下次到後面我室友的房間參觀好嗎?反正她也不怕蟲,你們也能賓主盡歡,哩工丟母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14 的頭像
pet14

米國愛吃鬼

pet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