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我小時後長得不大對勁,不過古人說得好,女大十八變,這些年來除了體重不斷直線上升之外,臉也有越來越常態的傾向。我當然不會很矯情的謙稱自己長得真的很醜什麼的(小時候的我就可以抬頭挺胸說這句話),不過也僅僅是中人之姿,最好的證明就是我這二十幾年的生活中,從來沒有被同年齡的男生浪漫搭訕過(我可以理解大家都是愛上我的詼諧逗趣與菩薩一般慈悲的心腸)。不過像我一般花樣的少女(對啦,圓仔花啦),要是真的沒被搭訕過那就真的有點小逼唉,所以就讓我來貢獻一下被搭訕反而更逼唉的小故事取悅大家~

少女時期當然有幻想過那種電視小說情節:坐在咖啡廳或是圖書館有人傳紙條過來說"同學,妳好可愛,我想跟妳當朋友",或是坐公車上學男生開始有默契的每天都跟妳撘同一班車最後終於鼓起勇氣開口跟妳講話"我已經注意妳很久了,可以認識妳嗎?",還有補習班下課後發現外面下大雨又忘記帶傘的同時他校的高大帥哥突然撐起傘裝作不在乎的說"那我們一起回家吧!"...等,不過由於那時候我的BMI指數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定義來說已經達到 overweight,唯一會想來搭訕的人可能只有屠宰場的老闆...所以整個青春期就很逼唉的乏人問津渡過。

對於沒被搭訕過這件事情我有好好反省了一下,由於經常裝扮諧星過度使用臉部肌肉,一般日子不太需要演的時候我通常看起來都很兇,臉上面無表情又眼神渙散,活像剛被倒會五千萬,連我自己照鏡子都常常被嚇一跳,難怪陌生人根本不敢接近我。但誠如我之前所說,我的怪人運已經強到極致,小小一個裝屎臉怎麼可能擋得住...當我終於脫離神豬階段之後,就開始慢慢有不知死活的人來搭訕我了(這件事告訴我們男人真的是看長相和身材,兩者皆無的時候就像個隱形人似的)。

 

---這條是我真的沒有要炫耀的分隔線---

在這裡我要先跟各位曾經搭訕過我的人表達我最高的敬意,雖然我無限佩服你們的勇氣和一片赤誠,但是搭訕我的下場通常就是被拿來當成笑話講一輩子啊~根據統計結果顯示,我的客戶群通常是老阿杯三十幾歲有點大哥氣息的男子,以及東南亞地區的當地人...連一個長得帥又同年齡開跑車高學歷的年輕人都沒有,怎麼不叫我唏噓難耐啊~

 

真人案例一:

這件事情剛剛發生在上星期,所以我印象還很深刻。那天我跟朋友去逛一間有機產品的超級市場,走著走著不小心分散了,我信步到了水果區正想挑幾顆番茄的時候,隔壁一個帶著腳踏車安全帽的老阿杯突然走到我身邊說,

 

"妳今天晚上打算煮什麼?我可以到妳家去吃晚餐嗎?"(喔,當然是講英文的)

 

我整個人馬上嚇了一跳,過了十秒(反應很慢沒辦法)才偷偷斜眼看了一下那個阿杯,阿杯一臉氣定神閒的也在挑番茄,耳朵上還帶著手機的免持聽筒,再加上附近還有幾個阿桑在挑玉米香瓜之類的,所以我想他要嘛是在講電話,要嘛是在跟其他認識的阿桑講話,所以就不以為意的繼續挑著番茄。

不料阿杯過了一分鐘又蛇到我對面,這次我特別注意了一下,他沒有在講電話,直接抬頭看著我說

 

"妳今天晚上要煮什麼啦?我可以到你家去吃晚餐嗎?"

 

我這一驚非同小可,內心開始想哩西咧共殺小?剛好同時一個阿桑也蛇來我這櫃,恰恰好聽到阿杯對我說這句話,有點尷尬的笑一笑,我整個人馬上啓動"林北聽不懂英文/耳聾模式"(這個很好用,晚上太晚回家有歐郎跟我講話的時候我都來這招),迅速的蛇向小黃瓜櫃,然後聽到阿杯在我後面對著阿桑說

 

"歐~真可惜那個小可愛聽不懂英文啊~"(Oh~ too bad that sweetie can't speak English~)


阿杯就算我聽得懂也不會請你來我家吃飯好嗎???!!!你要不要改問阿桑??(阿杯如果長得像史恩康納來或是理查吉爾的話我考慮一下,休傑克曼或金城武的話我會派出租車去接您來府上)

-----------------------------------------------------------------------------------------------------------------------------------------

 

逼唉案例二:(這個故事我從來沒講過哩,因為我怕大家說我在幻想 = = 林北真的沒有!)

有一年的國際研討會,我是承辦團隊的一員,邀請了二十幾位亞洲地區的學者從日本,馬來西亞,新加坡...等地來參加。我們的研討會總共是三天兩夜,其中兩天是主軸,有特別演講,一般性的口頭學術發表(oral presentation)和海報發表(poster),第三天則是外包給旅行社帶著外賓參觀台北市。我的主要工作說穿了就是外場打雜,早上通常在負責帶來賓進進出出去休息室或是跟某某老師會面,中午就負責發便當。由於我的老師是主辦人之一,我又是他的心腹,他很愛使喚我去接待外賓噓寒問暖(特別是有些回教徒包頭巾的女學者不太愛跟男生接觸),加上大家都住同一間旅館,常常碰得到,所以這些老歪遇到事情懶得解決都喜歡找我。

那幾天為了籌備研討會加上我還得上台報告,根本四天只睡十小時,就算來了什麼潘安都當西瓜一樣,對於外界的刺激充耳不聞。好不容易捱到了研討會的第二天,報告結束加上前一晚終於睡了六小時,這才有如大夢初醒般發現有好多追星少女在附近蛇來蛇去,引發了我的好奇心。

原來在一片老態龍鐘德高望重的國際學者當中,有一個來參加的學者非常鶴立雞群,不僅年紀輕(大概三四十來歲),高大挺拔(應該有一百八),還長得不錯(比較偏馬來人的臉孔),經常聽到來與會的小女生們偷偷討論或是成群在旁邊偷看他。這個老歪似乎也知道自己很受女孩子歡迎(那也是因為其他都是阿杯,勝之不武啊!不過他跟包頭巾的女學者們也混得很好),經常擺出那種萬人迷的姿態對那些小女生微笑,然後就會聽到一陣"啊,他剛剛對我們笑喔?好可愛喔!"的少女驚呼(<--我納悶的是幹嘛不過去找他講話就好了)。在我印象中這個老歪好像只跟我說過幾句話,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例行性介紹還是路上遇到點頭微笑,比不上我跟其他阿杯的交情。

中午我又例行性的當起發便當的阿桑,跟三四百個便當搏鬥著。雖然研討會已經是第二天,可是來領便當的人反而變多(聽說是因為對面另一場的研討會便當很難吃),害我一直從十二點發到了下午一點半。一點的時候,內場的研討會已經開始進行,不過還有很多少女在外面蛇來蛇去,讓我注意到帥老歪不知道在旁邊幹嘛死都不肯進會場。等到我手上的便當終於發完,正想要溜進休息室剋我偷藏的排骨便當時(排骨便當好搶手,還好我有先偷留,不然剩的都是難吃的素食便當,我一定會在現場倒地大哭),帥老歪突然拿著地圖走過來跟我講話。

我當時整個人很尷尬,以為自己藏好吃的便當被抓包,有偷偷的在背後冒冷汗。結果老歪是過來跟我閒聊一些有的沒的,像是他覺得這次的研討會辦得很好啊,感覺大家都準備得很用心啊,台灣的學術水準很高什麼的。再來就開始說他覺得我好像特別忙碌啊,我平常是在幹嘛的呀,聽說我們都還是學生,那我主要專攻的是哪一個領域,喜歡學術研究嗎?還想不想繼續升學...等。基本上我也蠻常被其他老師這樣問的,所以也不以為意,想說老歪只是很無聊的想找人聊天而已。

聊著聊著老歪就問我明天會不會跟他們一起去參觀台北市啊?我就說大概不會吧,因為是外包給其他公司,應該只有一些老師會陪他們去而已。老歪話鋒一轉,開始跟我說他聽說台灣的電子產品非常出名,好用又便宜,他很想要去買一些隨身硬碟或是電腦周邊商品什麼的,問我在哪裡買得到。老實說我跟台北也不是很熟啊,我就跟他報了一下如何去光華商場的路線,然後說可以撘計程車或是捷運都很方便。老歪此時對我笑了一下,說

 

"其實我明天不太想去參觀台北市啊,跟那些阿杯一起玩好像很無聊,我比較想去買這些東西,順便逛逛夜市什麼的。不過妳也知道我們來這邊語言不通,可能會很麻煩哩!如果說有人,像妳這樣的在地人,願意帶我去逛逛的話就再好不過了。"

 

我一聽覺得有點奇怪,畢竟前一天晚上開會沒聽說有學者想要單獨行動的。不過我心裡想大概是他和另一個包頭巾的都是年輕人,大概不太願意跟阿杯一起玩,所以就反問他說是不是他們兩個明天想要單獨行動。不料老歪說

 

"喔,當然不是啦,只有我而已啊。妳怎麼會覺得那女生想跟"我們"去咧?"

 

到這裡我開始覺得不太對,所以你是在約老娘單獨出去嗎?啊??

然後我就很委婉的欺騙他說,明天我們可能還要再開個事後檢討會,大概挪不出時間來陪他去。老歪馬上就說,"那簡單,今天晚上的宴會我不去參加,妳跟我出去好嗎?還是我明天幫妳跟你們老師請個假好了。"


我的內心戲當然又是在想哩西滴咧共殺小?林北是來辦研討會,沒有在兼任伴游小姐的咧!如果另行計費的話...)不過一時之間我還真的不知道要怎麼拒絕他,畢竟我很少被搭訕,沒有練習過怎麼委婉的拒絕人家,難道要我當場對他說哩企呷賽嗎?!就在我發愣不知所挫時,我的恩師剛好從會場溜出來,馬上被我大手一招逼他過來。然後我跟老師解釋了一下老歪想要買電子產品的事情,然後笑笑跟老歪說其實我老師比我內行多了,或許比我更適合帶路哩!恩師不愧是頭腦好,馬上用中文問我說"他叫妳帶他去?",我就假裝微笑的跟恩師回說"嘿啊,那ㄟ啊捏,這嘸丟吧?",於是恩師就跟他說真遺憾啊,我們整隊人馬明天一大早就都要撘飛機回南部去啦,然後順便支遣我去休息室幫什麼人幹嘛,他繼續跟老歪聊電子產品的事情。於是我逮著機會跟老歪笑笑的說掰掰,抱著便當(我當然還記得我的排骨便當啊!)直奔休息室,整個下午躲躲藏藏的都不太敢出去。

研討會結束的時候我還跟老歪見到最後一次面,就是那些個學者在拍照留念,三五成群的在那邊跟老師或是學生閒聊。老歪不知怎麼晃到了在跟我聊天的老師們一塊,好像啥事情都沒發生的跟我們談笑風生。然後終於大家要離開去參加晚宴,紛紛走向門口的時候,他跟我說了一句"真是太可惜妳今晚沒有空了"外加俏皮的眨了一下眼,真正讓我全身徹底起了雞母皮,只能非常僵硬的跟他說謝謝再連絡。

這件事之後恩師稍微問了我一下當天到底是什麼狀況,不過雖然我原音重現給恩師聽,恩師還是很懷疑怎麼可能有老師敢在光天化日之下調戲民女,所以就此結案。(我真的要斬雞頭來發誓有這件事情了啦,難道就不能有人跟我爸的審美觀一樣獨特嗎?)

後續其實還有一個小花邊,大概過了一個月之後我們辦了一個慶功宴,其中一個管錢的阿姨在那邊抱怨說有老師事後打電話來要開發票報公帳,害他們不知道要上哪去生。大家當然追問了一下是哪個老師這麼麻煩,阿姨就說"想不到吧,是那個帥哥耶!而且我跟你們說,剛開始因為我英文不太好所以跟他雞同鴨講,誰知道他根本中文好到不行,他說他還會講一點台語咧!"

...

所以林北那天在他面前跟我恩師演的那一齣他根本就聽得懂啊~~~~拎老師咧!!!

(順便我要再這邊呼籲一下,各位老歪,我知道你們覺得台灣是 Fxxking paradise, 不過要是一廂情願以為在所有女生面前都吃得開那就錯了)

 

吼,我真的很搞威...不過有個搭訕真的很經典,我只好留到下集了...

 

~To be continued~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14 的頭像
pet14

米國愛吃鬼

pet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欣
  • 老實說, 對於不認識的人, 妳的面秋真的不是挺友善的, 感覺就像多看兩眼就會被砍~~~(講好聽一點就是"冷艷型"美女啦 ㄏ....) 敢跟你搭訕的人,真的是要給他拍拍手.
  • 我臉真的很賽沒辦法(泣~),所以我說我也很佩服這些人咩,哈!我不是冷豔型美女,我是冷酷型殺手啦~

    pet14 於 2009/10/06 05:2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