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因為精神壓力大,所以還是來回憶一些讓自己開心的事情好了。

我幼稚園到國小走的是一個母老虎優等生路線---就是那種四處橫行但是因為功課好所以老師都裝沒看到,同學也會因為妳人正真好勢力龐大所以含淚忍讓的假好學生。我會變成那樣的小孩,除了在家裡壓抑太久(因為都被我哥欺負),當然也是因為骨子裡面的劣根性和白爛覺醒的關係。

我們家裡的家教甚嚴,而且還沒有那種老大要禮讓妹妹的規定,所以平常在家我都還挺乖的,但一到學校就爆發得不可收拾。年紀還很小的時候,根據我媽和我哥的見證,我是一個脾氣很好、又很好使喚的小孩(天啊怎麼可能?!)。一直到了上幼稚園之後,我突然民智大開,發現了作自己的樂趣,自此就踏上了一條叛逆的不歸路(叛逆期好早喔我!)。

順帶一提這件事背後還有一個很感人的小故事,我媽說我哥哥那時候對於我的改變感到非常傷心,居然跑去幼稚園老師面前罵老師說"我妹妹怎麼會變這麼壞?都是妳亂教,我討厭妳...",手足情深(?)可見一般~不過多年後我媽拿這件事出來說嘴,主題本來是要強調我和我哥關係良好,我哥只淡淡的說一句"僕人變壞了就不能使喚,當然很傷心啊"...所以這才是主因啦(淚)。

在我要上小學的前一年,念的是我娘國小附設的幼稚園。基本上我是那種超愛去上學的小孩,而且從小沒有適應不良的問題,每天去上學就有如脫繮的野馬般快活(不過我要澄清一下,我是聽得懂人話的那種小孩,非常乖)。 基本上我國小大概三年級前的事情都忘的差不多了,但這件事情我印象超深刻的:我在幼稚園的時候就有兩個女生好朋友、喜歡的男生(還兩個),以及小弟一名。

小孩子有女生好友和喜歡的男生都挺正常,重點是那個可憐的小弟是怎麼被我馴服來的。這個小弟大概小我個一兩歲,是我們校警的公子之一,比我晚個一陣子入學。這孩子剛進幼稚圓的時候好像有點適應不良,都默默的一個人在角落玩,也不大跟人講話,走一個自閉路線。

山大王我本人有天佛心來著,突然覺得這孩子也太無聊了吧(長大之後我才發現我有一種見不得人家冷場的個性),於是焉放下身段過去跟他攀談。不料這一談,就開啓了這孩子的悲慘人生...

 

事隔多年我當然忘記自己虎爛過什麼,不過印象很深的是那小孩好像有被別人欺負過,加上個性本來就孤僻,所以他不太願意跟別人玩。的確,那孩子屬於會被欺負的類型(跟大雄差不多),就是個性有點弱、又沒有什麼特殊才能的人(也沒有小叮噹)。

在肉弱強食的兒童世界裡,除了拳頭大之外,最豈碼要有些特質才能夠免於被欺負的命運,例如:會利誘(帶糖果餅乾來送人)、會搞小團體(團結力量大)、老師罩(爸媽有逢年過節送禮)...等等。我個人從小到大,除了很常被害之外(犯小人從六歲就開始了),倒是從來沒被欺負過,大概是因為我一直有一種"敢惹恁祖媽妳就來試試看"的正氣在(?天然的太妹氣息)。

如果是一般那種沒骨氣的小孩也就算了,被欺負之後反而變成霸凌小孩的走狗,最少會被揍少一點(就像阿福)。這孩子算有骨氣的,被揍也不吭聲,就離麻煩遠一點自己玩。對於這種人我倒是很欣賞,於是我就問他說

 

"你被打幹嘛不反擊啊?"(當然那時候我沒想到我很少被揍,有一半是因為我是女孩子的關係)

那個小弟就回我說

"我不會打架啊!"

我也不知道哪跟筋不對(我天天都在不對啊!),就跟他說

 

"很簡單啊,你就這樣(出右拳)、那樣(揮左掌)就好了啊。"

 

現在當然會覺得我在虎爛,可是要知道我當年在幼稚園的地位崇高,講話"喊水會凍結",於是焉小弟的眼睛閃出亮光,

 

正式拜我為師(誤)。

 

自此之後每天到學校,小弟就開開心心的到我跟前,由我傳授他打架的祕訣。我小時候應該蠻會瞎掰的,不僅振振有詞的跟他說該攻擊哪些部位,還會告訴他遇到各類型的麻煩該如何解決。讓我覺得最妙的一件事是,

 

 

我會教小弟練武耶!(喂!)

 

並且,我的武功自成一派(廢話,因為都是自己亂搞的),而且每天都是練前一天晚上、或是當天早上才創好的招式。


可是小孩子真的很單純,最豈碼,我的小徒他信了。(暈)

 

我到現在都還記得跟我徒弟一起練武的歡樂時光(?),通常是我先演練一遍,再叫他好好練習一番,偶而還會來個對打。而且我那時候還蠻詭異的,用一種訓練寵物的方式對待我徒弟:我通常站在一個小櫃子上面訓練他,只要他打得正確,我就會從上往下丟一個零食給他吃(通常是那種包著各色鋁箔紙、很好吃的北海鱈魚乾塊),他如果接到就會很開心。這個武術訓練還持續得蠻久的,一直到有一天我都掰不出來要怎麼樣打架了為止,但我的小徒還是忠心耿耿的跟著我。

我媽幾次上課時間來找我,就不小心撞見我訓練徒弟的詭異狀態,還有點心驚告誡我不可以耍別人的小孩太超過,於是我後來就收斂了許多(就是沒那麼囂張的從上往下丟零食,改成站平地用拋物線送過去)。過了一陣子上了國小一年級之後,我就再也沒遇到那個小弟,師徒緣盡...(淚)

 

誰知道這故事還沒結束咧!我一直以為收徒弟這件事只有我知、小弟知、幼稚園其他人知、和我老木知,對方的家長應該啥也不知道。不料國小三年級有一天放學回家,我媽頗有興味的跟我說,學校的警衛在問候我最近過得如何,說他兒子到現在都還在提我。

我一聽當然大吃一驚,連忙問說提到我的內容如何。國小三年級雖然腦袋還不甚佳,但也已經知道當年的行為還蠻羞恥的,總是不好意思被人家知道(難怪每次看見那個號稱超兇的警衛,他都對我笑笑的)。我媽轉述警衛先生的話,說他兒子當年原來瘋狂崇拜我,每天回家都跟他爸媽說"師父"今天又教了他什麼新招,還有奬賞了他什麼東西,本來不太愛上學變成每天都迫不及待要去學校找師父。

所以我上小學之後他在幼稚園裡還蠻失落的。不過由於我已經打開他的心房,所以他也開始交朋友,並且

 

他依然持續練功,還收了徒弟...(那ㄟ啊捏?我真是社會的遺毒...)

 

也一直對我念念不忘(羞)。說真的我覺得也太誇張了,都三年沒見了哪可能還記得我啊(我都忘記他長怎樣了咧),所以想說我媽只是在嘲笑我當年的愚蠢行為,整個沒放在心上。結果後來有一次我在校門口等我老爸,警衛看我無聊就過來跟我講話,開口就是

 

"師父你在等誰?"

 

我超尷尬的啊啊啊啊啊啊!!!整個人馬上在原地乾笑了起來。警衛還趁勝追擊說,

 

"欸妳知道我兒子多崇拜妳耶,妳的話他都當聖旨,我講的都沒在聽。"

 

我整個人馬上全身冒汗,開始回想以前有沒有教過他兒子什麼五四三違背人倫天理的地方(還好沒有)。想想也真妙耶,他老爸是警衛,還有拳腳底子,怎麼想都輪不到我這個廢柴小女孩來教他兒子打架啊!最丟臉的是我那些自創招式,徹底就是在胡鬧啊,我一點都不想回想起來(遠目)~

後來每次遇到警衛,他都很愛虧我、叫我師父來著。而且就算我後來從個骨瘦如柴的小女孩(對,我國小五年級之前瘦到一個爆炸)變成死肥婆(國中就是神豬),從一個稚嫩小娃變成二八佳人、再到雙十年華的大學生,每次回學校(國中好幾次、高中一次、大學又一次),還是會被警衛先生給認出來,

 

然後叫我一聲"師父"...

 

真的是一日為師,終身為父耶...算我對不起你孩子,您就饒了我吧。(跪)賣勾甲我虧了啦~~~

(這件事解釋了我很不願意回母校的原因,哈哈哈)

 

在此向當年的苦主:警衛先生一家人道歉~我不是故意要亂教他招式打架的啦!

啊徒弟你有沒有順利長大變成一個正常人啊?遇到壞人千萬不要用為師的招式、先跑再說喔!

(後來我聽警衛說,他兒子個性變很活潑,也開始打球了。大概小五的時候就長得比他爸還高,所以我想應該沒人要欺負他了啦,哈!)

 

 

再說一件白爛的事。我老木說我從小就是個愛多管閒事的傢伙(到現在也是),而且還可以把一些無關緊要的小事鬧大,搞到老師去跟我媽告狀。不過這件事我本人還真的一點印象也無,是我媽在長大之後回憶給我聽的。

我國小一年級其實多讀了一次,在五歲的時候就被拉去某個老師那邊寄讀。我媽說我是全班最矮、年紀又最小的孩子(廢話,我少一歲耶),所以她一開始很怕我念書跟不上,或是會被其他人欺負。沒想到我不僅在班上適應良好,每天玩得很快樂之外,還不知死活的管教起其他同學來了。據說一次老師有兩三個同學去告我的狀,可是內容實在太白爛到讓老師當場差點笑出來...

 

我寄讀的班級剛好在訓導處旁邊,前面有一個很大的花圃。有一陣子不知道哪班的死小孩,很愛去踐踏花圃,不然就是把泥土亂翻,搞得草坪髒兮兮的。老師於是在上課的時候告誡同學說,不可以隨意踐踏花圃和草坪。過沒幾天,有兩三個同學很委屈的去找老師說

 

"老師,米國愛吃鬼下課都跑去玩。"

"所以咧?"

"可是我們都去守花圃啊!"

 

老師覺得這也太沒頭沒腦了,下課去玩也沒啥大不了的,倒是她們幹嘛守花圃啊?

 

"所以妳們為什麼要守花圃咧?"

"因為米國愛吃鬼說花圃是校長東西啊,我們要幫校長把犯規的同學抓出來,所以她幫我們排班去當警衛啊!可是她自己都不用顧到處玩,一點都不公平..."

 

最妙的是她們還被我說服應該要去當警衛才是正途,所以派代表去告狀,訴求居然是希望我本人可以親自加入守衛的團體,畢竟發起人是我~

老師內心駭笑不已,這些六歲的被一個五歲的(我本人)管得死死的還不自知,於是當下讚美勉勵了一番"花圃親衛隊"就免去她們的職務,來個皆大歡喜。事後當然馬上去告訴我媽,兩個人笑得花枝亂顫的...

 

是說我這種策動別人的天分到底是哪裡來的...(淚)

 

從以上兩件事就可以看出我的人格從小就有點扭曲(難怪長大變成這樣...),白爛的個性很早就開始萌發~下回來講講我不僅白爛被抓包、還死不認錯的往事好了...(遠目)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14 的頭像
pet14

米國愛吃鬼

pet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piyapiya
  • 真的是太精采了,我快笑翻了。吼~~難怪妳可以跟(喜歡的)人聊天聊上N個小時不用停的!
  • 對啊,我們不是每次見面都從日出講到日落咩~(啾)

    妳也知道諧星的人生,梗是比較多一點的...Orz

    pet14 於 2009/12/11 06:59 回覆

  • TerranLiu
  • 哈哈,這個好笑,心情整個大好,讚。

    話說我以前還有畫武功秘笈,畫好後還把紙張弄得爛爛破破,
    沒想到下課還不少人拿去練,要是我們小時後就相遇,
    不知道會不會撞出什麼火花?就像達文西遇到米開朗基羅一樣(火花有這麼燦爛?)。
  • 以我小時候的個性,可能會譴責你畫的是邪門歪道啊!(結果自己的也是@@)
    然後再逼你畫我這門的武功拿去斂財~XD 或是很可能兩個人從此在班上勢不兩立這樣(不過我這個症頭國小就沒了,所以你病情可能還有比我重一點 :P:P:P)

    pet14 於 2009/12/13 03:5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