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開始就來個不相干的話題...我的感冒終於(快)好了!耶!這次感冒拖了超久的哩,整個過程鬼打牆的程度跟尼羅河女兒反覆跳河(我好愛用這個梗)差不多,假動作要好轉了幾次完全把我給騙到,以致於就被病毒給射籃得分,實在有夠衰。最近米國還蠻乾燥的,天氣冷家裡的暖氣整個強強滾,導致我鼻子不停的在流鼻血,擤鼻涕的時候鮮血整個噴出來,連吐痰裡面都是血塊,害我有天早上醒來看到滿手鮮血真的以為自己要死了說(但是過往二十幾年並沒有在腦袋中跑馬燈出現就是了)。

 

---回到正題---

 

聽說因為全球暖化的關係,北美最近不斷的下大雪,氣溫直直落。跟去年比起來,今年其實冷得算是比較晚,但是速度卻比較快,走一個趕進度的路線。去年我這邊的最低溫是零下26度,發生在某天的半夜,到隔天的早上都還有零下24度左右,太陽整個是在出來假的超沒用。還好那天我沒課可以窩在家裡抗寒(如果是不重要的課我大概也會翹掉),根據另外兩位有出門的友人說,簡直是冷到一個吱吱叫。

再隔天剩下零下20度的時候我逼不得以出門去上課,等公車的時候就已經冷到個痛撤心扉,雪打在臉上痛到一個爆炸(那種小雪花平常飄啊飄的是挺美的,但是有一種是很結實的碎冰型雪花,被狂風捲起全部掃在臉上跟用砂紙去角質的效果差不多),好不容易捱回到家,剛進門的時候臉還要解凍三十秒才有辦法說話,眼鏡整個起大霧,鼻涕直流、頭髮濕搭搭,說有多淒涼就有多淒涼。

我還記得剛到米國的第一次下雪在十月底的某個早上十二點,時間很詭異,太陽也很大,突然憑空就開始飄起了小雪。我馬上電話通知了兩個應該呆在家裡的同期生出門賞雪,接著就聽到電話的另一頭傳來興奮的尖叫聲。當天稍晚我打電話回台灣,我媽一聽下雪了也很興奮,一直問我嗨不嗨...殊不知我對雪還蠻冷感的(事實上是覺得眾人皆醉我獨醒的感覺很酷<-想法超幼稚啊),而且下久了開始積雪還蠻慘的,路上的雪都會變成黑色的雪泥,跟冬季戀歌那種唯美的場景差超多的...結冰了之後更慘,走路超級容易滑倒,所以每到冬天就很常看到人摔斷手腳,平衡感要超好的啊!

今年由於搬家的緣故,房東把瓦斯費加在房租裡面(包含熱水器和暖氣),大概從氣溫還有十度左右時,就開始享用暖氣buffet,所以在家裡都可以穿少少的還是很舒服。雖然說夏天有點不划算(我們一個月的暖氣他算95 usd, 所以夏天他賺一點,冬天他虧一點,整體來說大約可以打平<-不過通常這裡的夏天只有六月到十月初,哈),但是我很感激他硬逼我們交瓦斯費這件事,要不是這樣,我一定很想把瓦斯費給省起來的啊!這不禁讓我回想起過去兩年為了省電費,所以都不敢開暖氣的悲慘生活...

舊家的暖氣是用電的,聽說不管是冷氣還是暖氣,一天八小時、開一個月通常要兩三百,我和室友都窮到快被鬼抓去,於是乎決定再怎麼冷都要撐下去,每天只靠小暖氣過活。小暖氣的好處就是熱得快,一轉開大概在一分鐘內就很暖,缺點是他的射程大概只有半徑五十公分,離太遠很冷、離很近又有點被火燒到的感覺,整個很難拿捏距離。

光靠小暖氣當然是活不下去,標準配備還有羊毛衣、厚褲襪加厚睡衣,然後躲在我的超強羽絨被當中,天氣更冷的時候還得加上毛帽和圍巾。小暖氣開啓的時間通常是早上剛起床、換衣服(這時候不開暖氣會死人的)、打字打到要手要結冰,以及洗澡的時候。

洗澡的時候帶暖氣進去乍聽之下很白爛,但其實是非常有道理的。首先穿脫衣服的時候真的很冷,好幾次脫完衣服冷到發抖又馬上沖熱水真的讓我差點心臟痲痹,再加上天氣真的很冷的時候,熱水催到底感覺起來還是溫的,蓮蓬頭的水又小,噴到身上跟下小雨沒兩樣,整個人像是在山上練功,讓洗澡變成是件苦差事。我這個人又討厭吹頭髮,每次剛洗完頭在等它乾的過程也很苦,經常感覺整顆腦都要結冰了一樣,只有在遇到考試整個腦子開始運轉、有在燒的時候,才會覺得好一點。

至於我舊家到底有多冷,我個人是覺得大概是零度到五度左右,牆壁多少還是有保暖作用。但冬天不管煮什麼吃不完都可以不用放冰箱,因為冰箱才四度,有時候打開還會覺得啊怎麼都不冷。我前兩年住的房間一間在水池旁邊、一間正對著風口,兩間都很容易灌風進來,所以比一般房間還冷,窗口每天都在結霜或結冰(欸,就是坐飛機到平流層之後有時候外面的玻璃會結冰的那種),走一個納尼亞或是冰原歷險記的路線。有時候我還蠻想搬到大廳或是走廊上去住的,因為公共設施都會開暖氣,氣溫非常的舒適宜人,絕對比我房間還適合人類生存。

Slide1.jpg 

 

冬天大家一起吃飯的時候也很慘,因為客廳也很冷,所以飯菜很快就會涼掉,吃起來也是個冷上心頭。我們後來想了一個自以為很聰明的方法,就是把餐桌搬到廚房裡面,一邊吃火鍋一邊把四個電磁爐都打開(我們舊家不是那種火焰式的爐子,是一圈像蚊香一樣的鬼東西),久了也還蠻熱的哩!甚至也有考慮過要不要把烤箱熱到四百度再打開,效果應該會更好...後來我媽聽到我過著這麼落魄的生活眼淚真的差點沒有掉出來,殊不知我們都把暖氣錢省下來花在一些沒必要的東西像是衣服或是大吃上,根本就是自作孽不可活,哈。

這麼冷的天氣要出門簡直就是超級酷刑,買菜也從夏天的一星期一次變成兩三個星期一次,到第二年根本就寧可餓死或是上米國人超市,也懶得坐公車三十分鐘到中國超市。冬天有時候由於下雪或下雨的緣故,公車誤點的非常理所當然,有時候脫班了就直接跳過,還有因為載滿學生過站不停的狀況,等車會等到氣死人。去買菜或逛街的時候等車還好,但回家的時候手上大包小包,又不能放在口袋裡,風雪吹在手上臉上,真的讓人很想尖叫。

在米國冬天穿衣服也是門大學問。有時候我會覺得米國人的末梢神經可能出了一點問題,夏天的時候室內冷氣開超強,冷到還得帶外套才有辦法專心上課;冬天暖氣又火力全開,熱到連稍厚的毛衣都穿不住。在大樓裡面還好,頂多就是氣候顛倒,但這樣的穿著到了外面簡直就是莫名奇妙。

於是夏天的時候我得汗流浹背的帶著外套;冬天則是一進建築就得一路脫到只剩短袖,然後雙手捧滿脫下來的帽子、圍巾、手套、羽絨外套、毛衣外套四處移動,上課還會熱到腳底手心冒汗,出去被寒風一吹又是打從骨子裡冷上心頭。但米國人就很奇怪,他們夏天的時候在室內穿短袖,冬天的時候還可以撐住連外套都不脫,讓我真的無法理解她們到底是不怕冷還是很怕熱,完全是變溫動物的路線。夏天很多人愛在太陽下面做日光浴,每次都會讓我想到蜥蜴也是這樣取得熱源滴。

Slide2.jpg 

 

米國人對於天氣的刻苦還展現在另一個地方,就是不管氣溫多低學校都沒有要放假的意思,一直會撐到真的是大風雪的狀態才會停課。我有朋友之前在明尼蘇達念書,零下三十幾也都照常上課,今年不知道哪裡還出現零下四十七度,這是北極圈的溫度吧?也沒聽說有人在停課。在波士頓的友人說她們暴風雪超多,跟台灣的颱風沒兩樣,差別只是下的是雪不是雨而已,學校居然還考慮到中午才叫大家回家,整個在裝笑為就對了。

我這裡的氣候有時候真的很見鬼,晚上整個卯起來狂吹狂下雪,到早上厚厚一層積雪又冷得要命但是無法放假,因為白天看起來風和日麗頂多飄個小雪,完全是整人路線。我一個老師才真的很性格,有時候天氣不好他老兄就自己幫自己放假,在上課前半小時才用E-mail通知大家,搞得我每次都很緊張到底要不要出門,很怕被他髒到(結果還是白跑了好幾次),感覺像是在台灣看新聞等颱風假一樣...

今年度截至為止最低溫大概零下十二度,我朋友家已經出現零下十五度F(換算過來大概是零下二十六度C左右,已經破了我們這裡去年的最低溫了說~),真的很期待她們今年的低溫可以到多少,哈(苦笑)。最後附上我窗外的秋天圖(本來也有冬天的,但是記憶卡好似壞掉了,喵的...照片有搶救到再上傳),模特兒是我這兩年的床伴小DOMO(再次重申他不是大便...也不是巧克力蛋糕...是種迷樣的生物,從蛋裡面生出來的,養父是一隻兔子?!)~

Slide3.jpg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14 的頭像
pet14

米國愛吃鬼

pet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欣
  • 真是可怕的溫度 , 辛苦妳了!! 難怪有時冬天在陸上看到外國人 , 明明很冷, 他們都還是穿短袖 , 原來是有練過的阿~~~
    最後兩張秋天圖好美喔 , 很像我小時候收集的信紙 , 每天能看到這麼美的風景, 心情一定很好!! ^^
  • 嘿啊,我這邊還有人零下十度穿短褲短袖在雪中跑步的咧~超級勇健!
    秋天真的很美說,每年最漂亮的季節是四月份的花季和十月份的楓葉,不出門的話其實雪景也超美滴!

    pet14 於 2010/01/12 08:34 回覆

  • stbchen
  • 換我開始感冒了,
    喵的!! 我明明放假都宅在家也會中獎 = =
  • 這就是所謂的“躺著也中槍“嗎,哈哈哈~
    我的感冒還“味“到我朋友,他也很衰小...我只能說該吃的藥還是要吃一下比較快好,我每天都在剋止痛藥的捏~

    pet14 於 2010/01/13 09:51 回覆

  • 阿撇
  • 真是辛苦了,真要像妳這麼生性樂觀跟神經粗的人,才能在這麼惡劣的環境下自得其樂啊!
  • 真的啊,換做是別人我還不知道她們怎麼活咧,哈哈哈哈!

    pet14 於 2010/01/21 09:29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