繼上兩篇倒楣的飛機火車經驗讓大家人生充滿希望(是說看了別人更悲慘的經驗,就會覺得自己其實也沒那麼不幸嗎@@),今天我又有最新發生的悲慘事可以貢獻了...(靠邀我真是命中帶賽到不行~)

 

首先我還是來提供一下美國搭飛機和出入境的注意事項:

1. 入境美國的第一站必須要提領行李(例如你從洛杉磯轉聖地牙哥,那在洛杉磯就得把行李提領出來再轉往聖地牙哥飛機,稱之為baggage reclaim);但是如果從美國回台灣,則可以一路順暢直接掛回目的地(意思就是說美國人覺得自己檢查的很徹底,其他國家的海關就很兩光的意思)

* 直掛的好處當然就是省時省力,在機場只要想轉機就好;缺點是因為轉了很多趟(我最多的經驗都差不多轉三台飛機而已),很可能會有人趕上飛機但是行李沒跟上,還在其他國家環遊世界的悲慘狀況發生。

 

2. 入境美國轉機時間最好兩個小時以上;出境美國也是最好預留一段轉機時間。

* 入境美國通常需要通關排隊等待入關,所以如果是落地之後還得轉機的人,最好預留兩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入關以及拿行李,特別是入關的機場很大的時候(例如超混亂的芝加哥,人超多的紐約甘迺迪,海關官員動作超慢超龜毛的費城)就最好有心理準備可能要花很久時間。

* 至於出境美國為何要預留轉機時間則是因為美國的國內線十次有七次起飛時間都會不正常(常見的原因有:飛機還沒回來(因為城市之間其實都是來回這樣飛),空中塞機無法起飛降落,某個城市的氣候不佳等等),最久我曾經等過五個多小時的,真是等到花兒都謝了~(而且機場的網路通常都要錢,所以無法上網本質上還挺無聊的說-->因為我不愛逛免稅店...每次都背著那麼重的背包和登機箱,完全沒慾望買東西啊!)

 

3. 最好提前一兩個小時到達機場

* 說真的這並不是因為手續問題才需要提早,畢竟我也曾經半個小時前才到櫃台掛行李check-in, 問題在於美國的國內線經常性的會超賣機位啊啊啊啊!!!我有一次到櫃台被轉航班(而且本來是轉機一次給我改成轉機兩次,還晚了兩小時到目的地),還有一次根本就直接被轉航空公司導致我轉機差點來不及的悲慘經驗。

 

4. 永遠備妥入關的各種必要文件,尤其住宿地址一定要抄好

* 會這樣講的原因是因為我的行李已經好幾次都沒跟上飛機在其他國家流浪,所以地址一定要準備好,最好還要有連絡電話,這樣機場送行李給你的時候才知道要送去哪裡。基本上送行李的時間是沒得挑的,看司機老大的高興,通常到門口之後他才會打電話叫你下來拿,所以要傻傻等在家裡不能出去(除非有門房或管理員代收,不然行李是拿不到低~)

 

5. 隨身物品請輕便,最好穿球鞋

球鞋的必要性就在於,你永遠不知道何時需要在機場大奔跑~!!!我轉機的時候在各大機場都有奔跑的經驗(芝加哥,紐約,費城,尤其是芝加哥,在那邊轉機兩次都跑到幾乎要心臟休克...),原因主要是國內線和國際線的航廈離很遠,或是有時候要換航空公司所以隔了十萬八千里。美國幾個大型的機場都大到一個不知所謂的程度,例如說有七個航廈,航廈裡面可能又有七十幾個gate, 每次都會走到很想叫旁邊載老人的車子順便帶我走~

 

6. 入關的時候對官員狗腿一點,不然他們真的可以很機車

* 不知道是我長得很橫眉豎目還是怎樣,我的確有遇過那種超囉唆盤查的海關官員(但是最可怕的是那種速度慢到一個你都想要把他的筆搶走自己寫的官員<--如果真的這樣搞的話應該會被法警抓走吧@@)

 

 

接下來就報告一下我最近發生的兩件倒楣事:

 

[其一]

前陣子從大不列顛回米國的時候從費城入關+轉機,時間差不多有一個小時又四十五分鐘,飛機也比預計的時間早了二十分鐘降落,所以我內心還想等下可以打個手機電動之類的。

壞就壞在我在飛機上的位置相當後面(所以以後能坐多前面就要去坐),跑去海關那邊的時候每列都至少有十幾個人在排隊,我又整個人很帶賽的排到了一個史上最龜速的官員前面(大概跟隔壁的速度比是對方處理三個他處理一個),要不是會被抓去關,我實在好想衝過去幫他蓋章什麼的啊啊啊~

反正因為我無膽,所以等到過了海關就已經只剩下二十五分鐘拿行李轉機,但沒想到排隊轉機的人最少有三百個(這個真的很靠邀,費城那麼大為何轉機的口那麼少個?簡直就是沒人性啊嘎嘎),好不容易重新通過檢查哨之後只剩下五分鐘,就算卯足全力大奔跑(跑得我都已經快升天了)...

 

 

 

林北還是沒趕上(淚)

 

 

好理加在的是再隔一個小時就有飛機可以搭(那我跑那麼喘要死喔?),不然我真的要淚撒機場了說 T^T ([跪]在此誠摯的感謝所有先讓我通關的好心人們~)

順帶一提,本次衰小事件的光明面就是...

 

 

 

行李搭到本來的那台飛機,所以比我本人還早到機場 = = (早知到我就塞進去自己行李算了,這件事真是有夠沒道理,你就知道入關排隊要排多久 = =)

 

 

 

[其二](這個才是本次副標提到的事情)

第二件衰事發生在我從紐約到香港的途中,應該可以列位我搭機的倒楣事前三名。

話說因為搭機回台的前幾天都在忙著打包行李,離開當天也沒時間睡覺,本人一上機就體力不支直接倒頭大睡。我坐的機位在飛機的左側,我坐靠窗,中間一個空位,走道是一個香港來的阿姨。睡一睡我大概是聞到食物的味道,所以眼睛睜開準備要吃晚餐(欸對,我不管坐啥交通工具都想睡覺,但是聽到餅乾拆封或是聞到食物香味我就馬上會蘇醒過來)。不料此時我發現,中間的空位居然坐著一個詭異的老兄,手還撌(ㄎㄨㄟˋ)在兩人中間的把手上面(我最討厭這種人,超愛搶位置的啊),大方的翹著二郎腿(是那種男生腿開開的二郎腿呦,飛機上噎)。

我想說大概是別人安排他來坐的,也不以為意,拿了餐點就開始準備吃起來。沒想到老兄不吃餐點就算了,居然開始把褲子拉高,露出毛茸茸的腳毛,並且把手伸進去他的襪子裡面開始搔癢起來。基本上他要幹嘛是他家的事情,但是...

 

 

 

 

你個大西瓜咧,鞋子一定要對著林北的餐盤嗎???

 

 

 

對於一個坐飛機的樂趣就是大吃(對,多難吃的飛機餐我都會吃個九成左右)看電影和看窗外風景(請務必要試試看夜晚的星空和換日線)的人來說真是孰可忍,嬸嬸不能忍啊!(誤)

 

但畢竟林北是個有教養的好孩子(?哪裡有?),所以想說忍一下風平浪靜好了,不料老兄整個開始如入無人之境的...

 

 

 

 

把手伸到卡稱裡面抓抓抓???!!!

 

 

 

靠夭啊,這個忍了我孫子啊(我是)。正想要轉過去瞪他的時候,老兄突然跟香港阿嬸借過,然後就到走道上拿東西。

香港阿嬸看來也是積怨已久,馬上就跟我告狀說老兄是坐在我們中間位置的後面,但是因為他的電視機壞掉了,所以就硬要坐在我們中間。但聽說他一入座就開始抓鼻孔,抓手毛(很長捏),整個人看起來不知道身上是長了什麼一直抓(痔瘡嗎?)。阿嬸覺得不太舒服(她內心一定在想說那個窗邊的女人幹嘛一直睡),就找空服員過來希望可以維修他的電視,讓他回座。結果空服員就說修好了,那個老兄卻死都不肯回座,超級莫名其妙。

正當阿嬸抱怨之時,老兄拿好自己的東西想要回座(是洋芋片之類的),但是阿嬸展開反攻了。阿嬸很北宋的告訴老兄說"我們都不歡迎你坐在這裡","你快點回自己座位","你去找其他位置等等",但老兄就反擊說他的位置很擠(喵的,那你自己升等去商務艙啊?!),他有權利坐在任何他想要坐的位置上云云。最經典的是,當阿嬸最後說

 

"I am sorry, but we don't want you sit here." (很抱歉,林祖媽不歡迎你坐這裡)

"No need to be sorry, since I will still sit here no matter what." (不用道歉啊,因為林北坐定了怎樣)

 

然後說完老兄就直接很沒禮貌的喔,從外面"跳"進來他的位置(說真的超噁心的,因為他穿襪子又露出毛毛腿,整雙腳從阿嬸的眼前飛過,要是我就直接變臉了啊),然後開始很高興的吃起自己的零食,吃完還把屑屑都往外拍到地上去。

這時候我體內的不爽其實已經有到了一個臨界點,已經在思考要怎麼樣跟空服員商量這件事情了。真正讓我衝破臨界點和理智線的是,我突然發現,老兄幫自己蓋好了毯子,然後

 

 

 

 

夭羞啊你的手是在抓三小地方啊啊啊啊啊啊啊??!!!

(我有安慰自己應該是腹部...可是... = =)

 

 

總之我整個內心爆炸了。但是老兄整個人突然很錯愕的,就平地打雷,大打呼起來了(大約是他眼睛閉起來後十五秒)。這下子我整個人坐困愁城,又不能學他飛出去(飛兩個人噎,靠夭我又不是ㄟ啊揪瞪),一股鳥氣沒地方發到整個睡不著。

後來,大概是自己的打呼聲太大,老兄醒了過來。我一見機不可失,馬上告訴他說我要去上廁所,然後在經過阿嬸的時候,我跟阿嬸說"我要去跟空服員客訴啦,你要不要一起來?"

阿嬸很配合的跟我一起去找空服員。第一個找到的是一個男性空服員,由於機組大部份都是港仔,所以我就讓阿嬸用廣東話講她那部份,我自己補充我看到的噁心部份,然後請空服員協助他換位置。

說真的空服員一看就是有點不想惹老外淌混水的樣子,在那邊說哎啊他也去講過了啊,對方不肯換位置啊等等。不過我本人一臉就是不太高興的樣子,所以他還是過去交涉,結果當然無效。於是他就折返過來,跟我說,不然這樣好了,我去坐老兄本來的位置,然後老兄坐我的位置,這樣至少老兄和阿姨中間有空一個位置出來比較不會影響。

靠夭啊,這說的是什麼鬼話?不要瞧不起我們東亞病夫啊啊啊啊(大誤)。我馬上就反問空服員那老兄的電視到底修好沒,空服員只好訕訕的說好像還是有點問題等等,但如果我堅持要換,他只能做這樣的安排。

於是林北的腦神經整個斷裂了(是要斷幾次?)!要是說我在米國有什麼長進,就是變得敢跟客服人員抱怨(因為米國人非常欺善怕惡),這個空服員態度不好還提出這麼爛的點子,佛都有火了啊!

我馬上告訴他說,今天要是我們倒楣,那個男的自己原定坐在這個位置,那我就無話可說。可是他自己搬來,然後行為又引起其他乘客的不舒服,照理來說就是要處理他這樣的行為,而不是要其他人去遷就他。樣樣都如他所願,這世界還要不要警察啊嘎嘎嘎(噴火-->這句當然沒講出來)。

最後我又假裝很客氣的加了一句(因為怕等下飛機餐麵包會被拿走嗎哈哈 = =),如果他現在無法處理也沒關係,這種事情我會讓航空公司知道,他們以後客服也是會遇到這種問題,可以想想看要如何改進。(翻譯成白話文就是:等林北下飛機去告高層你就知死了你)所以男空服員迫不得已只好去找另一個看起來比較高階的女空服員(可能是座艙長之類的),同樣的事情又再講了一遍,女空服員就走去跟老兄協商。

老兄當然沒有那麼輕易妥協(我個人猜測他應該很希望可以一舉得到三個座位),機組又秉持著一個"和平處世"的態度,所以我和阿嬸只好傻站在飛機廚房附近半小時。最妙的是老兄還四處找我們兩個,然後兩度走過來跟阿嬸示威,對她露出很輕蔑的笑容和手勢,整個還蠻欠揍的(我本人則是被另外一個老外給擋住了所以他沒看到我-->這個真的算我好運)。

後來女空服員過來跟我們協商說,他們"不希望造成旅客間的不愉快",所以打算用"宗教信仰不可以跟陌生男子坐在一起"的理由來讓老兄離開。我當然連聲稱好,要說我身上有跳蚤也行啊 = =,只要可以讓他換坐位就好了。後來又折騰了好一陣子,我們看到老兄換到右前方大概三排的地方,才趕快溜回座位坐下(對,沒人來叫我們回位置)。

更妙的事情來了,我入座之後,發現阿嬸遲遲不坐下,然後老兄從他的位置回頭大叫

 

"Hey, hey, you!! Hey, Ms, yah, you, I am talking to you!" 

 

就在同時,阿嬸很不可置信的指著她的座位跟我說,

 

"妳看!我的位置整個都溼了!!"

 

我超傻眼的,雖然說阿嬸要離開前的確是放了杯水在架子上,比對了一番之後發現如果水杯是不小心打翻的,應該會從椅墊的邊邊往內發散,但是阿嬸的椅墊卻是從正中心開始溼起來的,顯見水是被蓄意倒下去的。(何瑞修快找我加入CSI啊!)

在我比對的同時,老兄又對阿嬸說了幾句但我沒聽到。阿嬸不高興的跟我說,老兄原來對她叫到

 

"妳有沒有發現椅子溼了啊?哈!"

 

有沒有很靠夭啊這個人!!!所以後來阿嬸就只好坐在我旁邊的位置上,男空服員還沒等我們按服務鈴就拿了條毯子過來,也沒解釋什麼,就只說"這個要吸乾之後才能坐"就走了。

說真的空服員這樣處理實在讓人有點不高興,不過既然我們得償所願所以也就不怎麼計較了(xx航空我以後還是會繼續搭乘你們的飛機呦~啾咪)。

 

 

最後抱怨一件不知道該不該算是倒楣的事情:

這次在紐約候機的時候遇到一對非常旁若無人的情侶,講話不僅大聲而且兩個人又勾勾纏到一個最高點。尤其是那個女生,聲音之嗲,之裝可愛,簡直要把我嚇出一身的冷汗。但是秉持著我佛慈悲的心態,我決定如果是像志伶姊姊一樣的正妹就原諒她。結果看了一眼之後,

 

 

 

 

誰要原諒你們啊!!!(挖鼻孔)

(去告我長相歧視啊~)

 

女生長相我就不詳述了,總之就是不准給老娘娃娃音的類型(重點是她後來不小心吐出原音,靠夭很正常啊!用那個聲音講話萌萌不但會想站起來,還會想踢妳吧?)。

男的是一臉藝術家的打扮:長卷髮(非常不適合他很抱歉,並不是木村那種型男風,比較向燙壞了的張菲頭),長大衣(不是駭客任務,比較走向荒野大鏢客那種),莫名其妙的內搭上衣和長褲(坦白說上衣我忘了,可能很正常,但褲子是那種福爾摩斯在穿的格子褲,整個超混搭),同時也是一個寶寶講話的系列(就是那種寶貝貝你晚上要不要吃麵麵等等聽了就很靠背的話),整個有讓人無名火起(事後證明他應該是音樂系的,因為背了一個很像大提琴的琴盒) 。

很不幸的這兩位都是我們台灣的同胞,所以很陰魂不散的十幾個小時都持續跟他們狹路相逢(他們一定有感受到對面那個乾物女一直用很不屑的斜眼掃射)。說真的看到他們的當下我實在很想把我阿兄曾經對我講過的話送給他們:

 

長得X不是你的錯,但是出來嚇人就是你們的錯啊啊啊啊啊!!!!

(x請自行填入)

 

以上就是這兩三個月搭飛機繼續遇到的衰事...我真的覺得再這樣下去機場都可以叫我出一本"搭飛機你以為不會發生的衰事全集",稿費就拿來讓我買行李保險好了...(說真的儘管這麼衰小我還真的很賭性堅強的從來都不買機票險咧,很愛整自己就是了 = =)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14 的頭像
pet14

米國愛吃鬼

pet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阿撇
  • 靠,那個老歪太過份了!沒水準到極點啊!
    話梭回來...妳真是太衰小了啦...
  • 對啊,根據我的印象,我到現在幾乎沒有一趟旅程搭飛機很正常都沒有小事件發生的說 = = 每次搭機都在想說這次又要接什麼招就很煩惱@@

    pet14 於 2010/05/02 00:49 回覆

  • TerranLiu
  • 軍師,來妳這邊看搭機文,
    真的會讓人擔心皆下來自己是不是也會遇上。

    不過我想,要超越妳應該很難。
  • 你要是贏得過我的話,回台灣再請你吃豬腳麵線壓驚黑~科科

    你過海關要小心啊~我過海關也是遇到過很多機車的官員過 = =

    pet14 於 2010/08/02 22:28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