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蔽青年(日語:引きこもり、ひきこもり、引き籠もり 英語:Hikikomori,hikky,social withdrawal),俗稱家裡蹲或繭居族,日本的文化依存症候群(culture-bound syndrome)。指人於某種程度狹窄的生活空間之中、不出社會的意思。"-- wiki


(我很想說我自己是阿宅,可是我不打線上遊戲,連福音戰士都沒看過,所以整個很不夠格)

我小學的時候是一個超級囂張又愛出風頭的蠻橫少女,可能是因為那時身材還保養得宜外加兇悍的性格在當時的社交圈還相當吃得開,就這樣厚著臉皮一路堂堂到了國中。好景不常,隨著年齡及腰圍的漸長,羞恥心終於跟肥肉慢慢團聚在身上。壓垮肥婆的最後一捆稻草是有天驀然回首,發現自己背上不知何時早已插滿箭,外加算命師又鐵口直斷我這輩子保證不缺的就是小人運(以及怪朋友運<-這兩個不是我在自誇,我真的很強),讓我下定決心要過著低調的生活。

我是一個瘋癲但不怎麼活潑的人,並且非常喜愛黏在床上,要整天待在家裡是件輕而易舉的事。求學時整整七年住在一間大約五平方公尺大的房間,大型傢具除了電腦桌,椅子,衣架,床墊,兩個小櫃子及和室桌之外就塞不下別的東西(事實上還塞了整整七年拉哩拉雜的垃圾,搬家的時候差點沒把我老木給氣死)。當發現躺在床墊上隨手可及地上安置在各處的物品之後,我就再也沒正經的坐在椅子上念過書了(前提是我躺在床上念書真的不會睡著)。

大學時代有次放長假因故沒回家,那整週都因為颱風前後天天陰雨不斷導致我更懶得出門,等到室友們終於回家之後才發現我已經過了整整十天沒踏出家門口的日子。過了幾年,大學及研究所的朋友們一個一個逃離校園,當時的兩個室友的工作又是經常週末加班並且每天不到十一二點不能回家(補教界老師真的很苦啊),於是我留在辦公室的時間越來越晚,週末閒來無事不是去辦公室坐坐就是躺在家裡看電視,漸漸也開始習慣自己一個人的生活。不過太常留在辦公室的後遺症就是小人們又再度把我視為自願加班的拍馬屁份子(喂,我都很正大光明的在上網,六點就直接切換成下班模式,連老闆都知道),再加上有天突然得知工作的地點是癌症中心的加護病房改建的之後(難怪除了我沒人敢留下來到半夜,平常沒開冷氣都很涼爽,走廊的燈還時不時閃一下),我就只好放棄勤勞青年形象開始安居樂業的當起繭居族來了。

pig 

這兩年在米國走跳,一開始大家都很愛問我每天在幹嘛,習不習慣這裡的生活,基本上我是把米國當南部在住(反正都不是住在家裡啊),除了冬季天天會覺得房間裡面就是納尼亞(省暖氣費沒辦法),買菜還是逛街都要坐很久的公車外,生活也都差不多。我的英文當然不比ㄟ逼西,不過對我來說,英文還不算大問題,問題很明顯的是出在腦袋上。所以我每天都得花很多的時間念書,一得空當然就把書本丟一邊直接倒車入庫到棉被裡(沒錯,我在米國也是躺在彈簧床墊上過日子),因為乏善可陳,之後大家也懶得問我米國生活如何了。

另外我深覺此地留學圈暗潮洶湧,男孩子們(一部份)成天只想亂槍打鳥交女朋友找人作伴,女孩子們(一部份)又跟愛畫小圈圈的高中女生沒啥兩樣,我自己又是個走兩步路就腰酸背痛的肉腳,所以每天上課就直奔門口的公車站,下課一秒也不逗留的衝回溫暖的小窩。很久之後朋友才告訴我,一開始她以為我是韓國人(應該是整形前的那種),後來又覺得我像大陸人(因為我真的很愛學別人講話,有一陣子被改造成嚴重的北京腔<-之前是高雄腔來著,可是我明明是台北人),直到有天她聽到我脫口而出字正腔圓俗勾有力的台語髒話這才驗明正身。

朋友們通常很擔心再這樣下去我會變成自閉症,但說實在繭居的生活沒什麼不好,除了一度開始出現自言自語的傾向之外,生活其實很有意思。我平日最主要的休閒活動就是看線上漫畫和線上電影(在此感謝彼岸的大陸同胞們,你們的網站真是照亮了我的生活),而且因為我的記性很不好,那種長篇漫畫20集以上的(或是畫家很拖稿的<-富堅我在講你沒錯),我大概看到第十五集就已經忘記第一集在幹嘛,所以每次重看都像是第一次看一樣(一直重看真的還蠻鬼打牆的)。週末偶而會跟其他三個阿繭鄰居一起進行老人活動---打橋牌或大吃,時間也很容易打發。與其拋頭露面跟自己也不太喜歡的人拉東扯西其實也蠻浪費時間,不如乖乖待在家繭居,不僅能提升各項才藝,像是煮飯技能或是大量閱讀書籍,最少也能獲得充足的休息,您說是吧?!

 

~Fin~

 

 

----髒話內心戲的分隔線(啊都不能罵是寫心酸的嗎)----

----內有潑婦    非喜勿入----

 

撇開過得很開心,剛開始我的低調生活其實不怎麼順遂,太久沒有去外面交陪賣笑的結果就是別人誤以為我耍大牌不屑社交,一些負面形象傳得全校皆知我也百口莫辯(嘿,挖災係逗幾咧蕭郎去給恁祖媽毆北貢<-說真的若是想要蕭貪或佔人便宜,假帳也做好一點,林北學數學的捏,妳就算叫兩個男生來嗆我,啊算術都一樣爛是有個屁用!)。所以我就說留學圈真的很恐怖,如果一個不小心剛好跟那種人脈做很廣的人起衝突,大概不出一個星期走在路上都會有人斜眼青你(我也只是不小心數學算贏學生會會長而已,真的不需要如此另眼看待),非不得已認識新朋友得自我介紹的時候,人家也會很內行的說"啊,原來你就是那個跟某某某吵架的賤人某某某啊!"(這句我第一年聽了大概有一百次)。

說到社交,不得不語重心長說一句,到了國外能有自己同胞的協助及身體心靈慰藉固然是件美事,可是出國念書難道不有很大一部分是在訓練獨立自主嗎?要生活得那麼台灣你出國幹嘛?想要去遠一點的地方體驗就去澎湖和金門啊。千里迢迢拋家棄父母到了遠方,還在那邊跟你好就不跟他好的搞小團體,出國天天講國語連去餐廳點菜都有問題(可是我得承認有些餐廳選項之多的確會丟個幾次臉,我也有被肯x雞的副餐和店員的口音打敗過無數次),那還真的不如把錢省下來在台灣上柯x美語或是x球村來得有意義。另外日頭赤炎炎,隨人顧生命,我在國外幾次窘迫需要人幫助的時候,往往很乾脆的伸出援手都是歪果仁(反正要有心理準備以後隨時得還就是了),幾次被拖垮還真的都是栽在自己的同胞或是祖國的同胞手上。

本來我已經認份的打算就這樣默默的過完米國遊蕩的生活,但生活居然慢慢的走向比較好的層面(很可能是因為我老木知道她那個人來瘋的女兒在米國居然這麼落魄,一時悲從衷來天天禱告求來的),除了交到不少真正會一直連絡下去的朋友(很多留學生的愛情都是露水姻緣友情都是革命情感滴),又意外的發現大家開始很愛約我,大概是因為我強大的諧性個性實在隱藏不了,而且很多人真的愛聽我不小心發自內心飆出來的髒話(點超低的,每次講"靠碑"都有一堆人笑得花枝亂顫,還有人為了想聽我不斷罵髒話自願開車一小時到球場陪我看比賽又是為何),另外由於我的出席率實在太低,所以有參加的場合通常能讓主辦人有面子(很像主辦單位今天加碼推出馬戲團裡面那種長鬍子的女人之類的怪奇秀<-這個是主辦人親口跟我說的,我應該要高興嗎)...基於以上種種,我在米國也有了自己的一個小小宇宙了!(不過今年六月畢業季之後,連隊歌都還沒想好就正式宣告解散了)

最後,僅以此篇解答眾親友為何可以天天看到我在線上,還有那些質疑我每天都很閒的人(老木,就是你),你們錯了!我是在家裡鍛鍊自己,走一個不世出的隱士路線啊~哼哼,繭居生活可不是你們想的那麼簡單滴!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pet14 的頭像
pet14

米國愛吃鬼

pet14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stbchen
  • 這樣一回想起來,妳好像真的都是在家裡耶! 除了有一次去逛outlet買包包,還有去歐洲的行程之外,好像沒聽過妳去哪裡玩耶... 你果然是繭居到了極點!

    說真的,我好像真的是有點太過活潑外向了,周末幾乎都會出去。(阿不過是說,都是去超市有甚麼好炫耀的??) 有時候還會去爬山,雖然剛開始的時候我真的恨透爬山這件事了! 現在倒是有點enjoy... 還有一點期待哩... 為一的缺點是,我們的爬山俱樂部沒有年輕帥哥,年輕女生倒是很多,其它男性成員就是兩個歐吉桑還有小老闆跟他兒子。喔!忘了說,有一個新加入的男生大概跟我同年,不過完全不是我的菜... 我在想,我是不是要去爬一些像聖母峰之類的才會遇到俊帥猛男??

    現在想想,我的生活雖然多采多姿,但是我家入的都是一些老人團體,阿這樣有比較好嗎??
  • 別傻了,聖母峰只有阿杯會去啦,俊帥猛男都馬在沙灘打排球或是在家開轟趴~虧妳好興致去爬山捏,我現在買菜只要走十五分鐘也懶得去...

    我真的很少出去玩啦,就算上次去紐約也是幾乎都待在房間裡面看低恢低,宅得超徹底啊,啊哈XD

    pet14 於 2009/09/22 15:14 回覆